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羊狼二世 | 20th Jan 2019 | 雜記 | (92 Reads)

出版:Time Capsule (logo)

撰文:鄭美姿、陳諾兒(視障女學生)
編輯:李鸝

口述:李光興

2018年9月

圖像中可能有鞋子

生活雖然艱苦,李光興的童年卻一點也不單調。 在家裡,李光興排行第三,在外面,他卻是個孩子王,整天帶著一群手下四處打架,連樹上的雀鳥也難逃他們的「魔掌」。「我是一個孩子王,手下有十多個士兵,我總愛帶著他們四處打架。 那時我有一支彈弓,不用瞄準就能把樹上的雀鳥射下來。 如果我命令我的手下不準和誰玩耍,誰就會變得非常孤獨,很傷心。」

話雖如此,李光興的學習成績卻是出奇的好,「我在學校讀書時記性很好,老師說一次我便會記得。 我從來不溫習,但考試的成績卻很好,特別是數學科。上數學課的時候,我總是把一本小說放在抽屜裡看,從不聽課。 數學老師看見我這樣便讓我回答問題,但我每次都能答對,所以老師也拿我沒辦法,任由我在課上看小說。那是因為每個學期初,數學課本一拿到手,我只用一星期時間,就已把全本數學課本的題目解答出來了。也許是經常看小說罷,雖然我只讀到中一,但寫作水平卻很好。」 說到這裡,李光興的語氣也從平淡轉為興奮,我想,這段學習生涯裡的一切,至今仍讓他回味無窮。
1960年,中國鬧飢荒,「那時國家強制實行「口糧配給」,每人每月只能購得26斤米。 每家一本糧簿,買糧食的時候就到糧局去。 後來共產黨給我們弄了一個食堂,把那些飢民的糧食集中在裡面。 每碗二兩米飯,放在蒸籠裡蒸熟再蒸,稱為「雙蒸飯」。 把飯蒸兩次,二兩米飯便會變多一倍,但其實它的營養反而減少了。 蒸了兩次的米飯,營養會流失很多,雖然吃了會有一時飽的感覺,但過了兩分鐘又會再次肚餓。 食堂的職員和管理人都是官員的家屬,他們從我們每人的口糧中每天偷走一點點米,所以他們總是吃得腦滿腸肥。後來我慢慢長大了,因為家境貧窮,所以我在十四歲的時候便跟父親一起做小工了。 讀書放假時也會跟父親上班,一天能賺到一元人民幣。 第一天上班,我在人民醫院的天台上修補漏水的地方,稱為「執漏」。 六月大熱天,李光興穿着褲叉,光著上身,背部被太陽曬得起了水泡,脫了皮。 「蓋房子時我負責搬運石頭給那些有技術的工人,因為我年紀小,總是讓那些石頭壓得走路搖搖晃晃的。 到了發工資的時候,我的工資由父親代出,父親再給我兩元。 到了月尾,當母親沒錢買菜時,我就把那兩元都給她。」幾十年過去,李光興這個習慣依然不曾改變,只是對象從父母變成了妻子而已。  
待續 

李光興---落在石頭上的種子(一)


[1]

羊爸爸出自傳?


[引用] | 作者 Daphne | 20th Jan 2019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2] Re: Daphne
Daphne : 羊爸爸出自傳?
有基金出錢,讓聽障女大學生寫羊爸的故事。


[引用] | 作者 小羊的爸爸 | 20th Jan 2019 | [舉報垃圾留言]